第二十九章:丧钟(1 / 2)

乔管家把林湾的愣神看在眼里,心中不由一笑,

果然,就是在这种情况下,陆子晋才是最吸引人的,若是让林湾看见那张冷冰冰的脸,指不定怎么嫌弃。

不过,乔管家虽不想打扰陆子晋,此刻也不得不开口道:“王爷,林公子和林小姐来了。”

树下,练剑的男人长剑一收,他眉间还有些淡淡的躁意,也不知是为何。

待陆子晋走近了一些,林启抱拳道:“林启见过景王。”

“林七见过景王。”

“嗯。”陆子晋眼中没有多大神色,看向乔管家,道:“他们怎么来了。”

“是这样,昨日王爷救了林小姐,林小姐特意来道谢的。”

乔管家只口不提司云的事情。

“不用。”陆子晋神色低垂,他轻轻擦着手里的剑,道:“乔叔,送客。”

“……”

乔管家看着陆子晋,恨不得把陆子晋那冷然的神色给撕下来。

这可是女人啊,连多余的眼神都没有个?

林启看了一眼陆子晋,神色莫测,抱拳道:“既如此,林启便不多打扰了。”

来景王府并非他本意,如今能早点走,他自然是求之不得的。

陆子晋抬了抬下巴,示意自己知道了。

乔管家看了一眼林启林湾,见两人真的要走,急忙道:“林小姐,请等等。”

“乔管家,还有什么事吗?”

少女脸上笑意浅浅,一身素色罗裙,粉黛未施,却偏偏明艳动人。

只是,乔管家三个字一出。

陆子晋抬眸看了一眼林湾。

林湾太过于懂事了,似乎懂事的过分了。

“府中最近新来了葡萄,不知道林小姐喜不喜欢,要是喜欢,就带些回去尝尝。”乔管家笑呵呵的道。

不管怎么样,得把林湾留下来。

林湾笑了笑,开口道:“谢谢乔管家,不用了。”

这时节,葡萄并不多,除了大户人家,几乎没人吃得起。

相府自然是吃得起的,可是不会有人注意到她一个庶女。

景王府的葡萄若是拿了回去,指不定会给林昌卫什么错觉。

“那……新来的料子,林小姐要不要?”乔管家又道。

景王府没有女眷,皇帝赏下来的料子几乎都是在库房里堆着的。

“乔叔。”陆子晋皱眉,颇为不悦,可到底也没在说什么。

“就那流云锦的料子吧。”乔管家自顾自的说着,不等林湾拒绝,直接道:“去把那缎子包起来,给林小姐。”

乔管家说完,林湾就愣住了,她怎么不知道景王府这般殷实,流云锦都可以随便送出手。

早知道这流云锦,如今整个大援,只有景王府有一匹。

林湾就要拒绝,下一刻,她听见林启开口了。

“多谢管家美意,不过流云锦整个大援只有两匹,一匹在苏皇后宫中,一匹在王爷这,家妹身份低微,受不起。”

“呵呵。”乔管家不以为然的笑着:“这有什么,我看着林小姐喜欢素色衣裳而已,林启公子也不必推辞,王爷都没有说什么。”

说罢,乔管家看了一眼陆子晋,见陆子晋不言不语,他脸上浮起一抹笑意。

还算明白,这是在给他找夫人啊。

等下人走了,林湾才反应过来,刚想说话,就听见一阵阵钟声。

悠扬,绵长,还带着悲凉。

林湾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了。

这是……国丧的钟声。

陆子晋擦剑的手一顿,继而,他如同没事人一样的继续擦着。

林启原本想说的话也停住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