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 蛇蛇蛇(1 / 2)

明黄的烛光、珍珠白的幽灵、金光闪闪的餐具,种种绚丽多彩的事物将大礼堂装点得如梦似幻。

但是,此刻最引人注目的,却是一顶又脏又旧的帽子。

并非这个世界的巫师们审美过于独特,而是由于这顶帽子属实非凡——霍格沃茨四巨头向它倾注了思想与魔法,令它能承担起新生分院的重任。

昔日如此,今日亦然。

从当代校长、各科目教授,到各年级学生,都不约而同地将视线投向了这顶分院帽,与戴着它进行分院仪式的黑发黑眼男孩。

就连某位已然销声匿迹多年的黑巫师,都为此特意让坐骑调整坐姿,好让住在后脑勺上的自己能有一个合适的视野。

‘冈特。’女生盥洗室的探索者,现已改名为伏地魔的黑巫师,嫌恶地咀嚼这个与自己大有干系的姓氏。

‘纯血二十八家之一,斯莱特林硕果仅存的血脉,被自己亲手送了一程的渣渣……’

透过厚厚的围巾,伏地魔冷冷地打量场上那个名叫‘杰瑞·冈特’的黑发少年,眼神既鄙夷又厌恶。

他曾对冈特家族抱有过期待,指望这些母系亲属会是一群高贵体面的巫师。结果却发现了一个邋遢的流浪汉,还顺带获知了父亲那边的事。

‘真是耻辱,好在我已经差不多处理完了。’伏地魔恶意满满地回忆自己自灭满门的‘丰功伟绩’,并不怀好意地瞪向杰瑞,‘没想到,还剩下一个。’

‘莫芬那条糊涂虫搞出来的野种?肮脏哑炮生下的幸运儿?’他不关心眼前之人的具体来历,只是在琢磨是否应该尽快采取行动。

倒不是说,伏地魔已经将弑亲发展成了一项个人爱好、生活习惯,他对少年的恶意有更现实的考量——斯莱特林宠物的指挥权。

为了某个不为人知的目的,传奇的萨拉查将他的宠物——一条古老的蛇怪,藏进了霍格沃茨的一间密室之中,并叮嘱自己的后代在正确的时刻开启密室。

另外,出于规避失传风险方面的考虑,萨拉查还将谜语灌输进了分院帽里,等待着每一个继承了他血脉的蛇佬腔到来。

‘他是一个冈特,很可能继承了蛇佬腔,那么密室与蛇怪就有曝光的风险……应该尽快动手吗?’

在小汉格顿冈特老宅凶杀案被《预言家日报》报道出来后,伏地魔就自然而然地获知了此事。

如果不是这段时间忙着探查魔法石的下落,他早就骑着奇洛赶过去了,毕竟那里还有自己的另一枚魂器——马沃罗的戒指。

当然,也是因为他眼下的状态过于恶劣。在重获肉体与魔力前,他不打算轻易节外生枝。

‘我在长生的道路上走的比谁都远,不止创造了一件魂器,暂时还不用过于着急。’伏地魔阴恻恻地望向少年,‘魂器被咒语守护,没那么容易被发现、破坏,但是蛇怪……’

伏地魔的担忧很快就成真了,还没等他想好是直接用夺魂咒来个回收利用,还是多费点口水像蛊惑奇洛一样诱拐少男,杰瑞就把新到手的秘密抖了个干净。

“麦格教授,”杰瑞停顿了一下,他的声音透出一种困惑的感觉,“我刚刚听到分院帽说话了。”

此时,米勒娃·麦格女士正准备摘下分院帽,喊下一位名叫‘赫敏’的新生上前,却突然遇上了这个奇怪的问题。

她和颜悦色地回答男孩:“分院帽融汇了四位创办人的聪明才智,它是最聪明的魔法物品之一,你之前不是已经听过它唱歌了吗?”

“不是聪明不聪明的问题,它真是的那种,那种很少见的那种……”杰瑞假装迷茫,满脸认真地重新组织语言,然后痛快干脆地摊牌。

“…嘶—嘶—嘶…”一阵近似于蛇吐信子的嘶哑声音,从杰瑞口中发出,随后他复述了分院帽最后传达的言语——斯莱特林叫人去找蛇。

不知怎么搞得,一名流着齐耳短发的白净女孩尖叫了一声——她藏在巫师袍里的宠物钻了出来,落到了地上。

尖叫像是会传染一样扩散开来,新生们迅速闪退、让出了空地,那赫然是一条雪白的蛇。

“我并没有叫你。”杰瑞先是吐槽,然后赶在教师行动前便再次用蛇语下令,让那条看起来有点眼熟的白蛇乖乖趴好,等候主人回收。

这下子,证据确凿无误、铁证如山,霍格沃茨大礼堂的气氛瞬间被点燃了。

‘现在的斯莱特林,不懂得秘密这个单词是怎么拼写的吗?’自认为对此事一清二楚的伏地魔,恨不得掀开头巾、破口大骂。

但他终究没有动,他姑且还没疯到要一个人单挑整个霍格沃茨的地步。事实上,以他现在的状态,压根不敢和邓布利多正面交锋。

对此事并不知情的正式教职工们,更是不由自主地做出了种种反应,有的直接站了起来,有的则战术后仰,还有的倒吸一口凉气。

时隔数十年后,蛇佬腔重现霍格沃茨,还宣称从分院帽中听到了蛇语——毫无疑问,这是一件很不寻常的事情,很可能涉及到某位特立独行的创始人。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