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来吧!死战!(1 / 2)

(倒计时第二十六天)

随着无人机的坠毁,倪炀二人也彻底失去了掩护,但他们仍不敢有丝毫停留,倪炀甚至连回头看一眼的时间都不敢耽搁。

身后一只只黑尸的嘶吼和从空中掉落的声音也同样一刻不断。

郝豪豪盯着倪炀的背影,不知道这会跟着他跑下去,最终能否脱离险境。

这种情况,他在这里十多年都未曾遇到。

也因为他的小心谨慎,甚至连稍微凶险一些的境况都没有出现过。

而眼下,跟在倪炀身后,除了不断告诫自己,不能停,跑,再跑快点之外,郝豪豪的心里已经升不起其他任何的一丝杂念。

返程的路途已经跑过大半,可是身后的黑尸还是没有甩掉,这样即使到了和龙宇约定好的下水道入口,又该怎么进去才不会被发现?

贸然地进入,只会暴露了自己的藏身之所。

其实从他们二人狼狈逃跑开始,龙宇夫妇,以及张江城里的众人,都能通过无人机和倪炀他们机甲上的摄像头看到这里发生的一切。

可是直到无人机坠落,都没有人敢发出一丝声响。

一方面,他们生怕这时任何一丝杂音都会干扰到倪炀的临阵决断。

另一方面,除了担忧和害怕,他们都不知道该用什么办法才能帮到正在亡命奔逃的二人。

突然,倪炀的瞳孔猛然一缩,慢慢停下了脚步。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前方的街道,没有路了?!

怎么会没有路了?!

来时路面上虽然坑坑巴巴的,但完全能够通行。

而此时,映入倪炀眼帘的,却是堆积成山,将街道堵得严严实实的各种废旧家具和家电。

郝豪豪也看到了前方封堵住了的街道,“走错路了?”

不可能,二人一路直来直往,连个转角都没有遇到,怎么可能会走错路?

那是怎么回事?

很快,两侧楼道里又甩出了一张废旧的沙发,和一台锈迹斑斑的电冰箱。

两样东西砸在了一层楼高的废物堆上,也像是砸在了他们二人的心头上一样。

在两侧的高楼里,左右各有两只游尸走到了窗户边上,一只游尸还很有挑衅意味地顺手扔下了一台柜式空调机箱。

两人,四尸,就这样一高一低地对视着,后面街道里的黑尸也停下了自杀式的冲击,三三两两地趴在窗户或是楼口里,阴恻恻地注视着站在街道中央的二人。

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只要太阳落到楼后,只要阴影覆盖住整条街道,那就是倪炀和郝豪豪的死期。

在某处下水道里,蓝水水一手捂嘴,一手轻轻摇晃着龙宇的手臂,“阿宇,怎么办?怎么才能救小炀他们?”

龙宇握住摇晃着自己手臂的素手,却只能重重地叹出一口气。

张江城的数据中心里,所有人都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一些人,已经忍不住再看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事,默默地低下了头。

谢安然死死拽住自己的衣角,两行眼泪已经模糊了她的双眼。

闻讯而来的兰毅火急火燎地来到了数据中心,他一把扑向操控台上的通讯器,怒吼道:“龙宇,你在哪?!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想办法救人啊!啊!你死去哪了!?”

听到兰毅的怒吼,龙宇没有出声,反而是倪炀开了口,“宇哥,不要出来!数据已经拿到手了,没必要在这做无谓的牺牲,回去,一定要想办法回去!”

说完,倪炀直接切断了和龙宇以及张江城那边的联系。

他转头看向郝豪豪,后者也直接拨掉了耳边的通讯器。

倪炀拉动枪栓,郝豪豪装有一根根飞针的链条全都取了出来,系在了腰间和胸口。

然后二人背对背靠在了一起。

看着街道上倪炀和郝豪豪的举动,楼里的黑尸像是嗅到了鲜血的野兽一般,纷纷嚎叫了起来。

楼上的四只游尸看上去也很满意倪炀二人作出的抉择,一只游尸发出了桀桀的怪笑。

倪炀紧靠在郝豪豪后背,低声说道:“我们不能等到天黑,趁着这些家伙不备,等下我们分头行动,机甲左右两边护臂上都有攀爬用的飞钩,射入这些墙体不成问题。只是我们一动,那些黑尸肯定也会扑上来,四只游尸还在那里盯着,必须要有个人去吸引他们的注意力。”

“那……”郝豪豪刚想说些什么,就被倪炀打断了。

“不要吵,听我说,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走不走意义不大。你不一样,虽然不知道你的任务是什么,但我想你肯定不想就这么死在这里。我一共带了五个步枪弹夹,还有三个手枪弹夹,能给你提供两分半钟的掩护,两分半钟内,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甩开那些黑尸。之后能不能逃走就不关我事了。不过你要答应我,如果你能逃出去了,一定要想办法把宇哥他们送走,一定!。”

见郝豪豪没有回答,倪炀再次逼问了一遍,“答应我!”

郝豪豪紧抿着嘴唇,闭上眼,点头道,“嗯!”

“那听我指令,我叫你你立马就动身。”

“好。”

这时,倪炀将手里的步枪背到了身后,从后腰里抽出了两把短刀,短刀锋刃上泛起红芒的瞬间,站在楼上的游尸也意识到了情况的不对。

当中一只游尸立即发出了一声尖锐的咆哮,听到它的咆哮,楼里的黑尸都像是炸了毛一般,然后又不要命地发起了自杀式地冲击。

一只只黑尸从楼里跃向街道当中,不顾阳光的灼伤,它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只要扑到倪炀二人身上就好。

而这边,倪炀手持双刀,迈开步子大步向着堵在路面上的废墟堆冲去。然后隔着几步距离,他也高高跃起,下落的同时,双刀猛地向前挥出,灼热的刀锋切在那些废弃多年的家电和家具上,就像热刀切黄油一般,轻易就划出了一道深深的口子。

但奈何这些废弃物堆的数量太多,太厚,想要完全凿出一条道来,却是不能够。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