聪明伶俐戏精丫鬟VS偏执傲娇残疾世子初遇秦家二爷,因够不着花枝,他从轮椅跌入泥地,秋昙好心搀扶却被他呵斥:“领了赏钱还不滚?”哦,明白,傲娇世子爷嘛,惹不起躲得起。阴差阳错做了他的奴婢,他用修长白皙的手指捏紧她的下巴,冷眼睨着,“确有几分姿色,怨不得勾引主子。”哦,没关系,疑心病重嘛,残疾人,要体谅。最后,他抚着她凝脂般的腿肚子,嘴角微勾,“这双腿很美。”“有……有病!”她连夜卷铺盖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