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乱、狂颤中的范冰冰只觉体内深处一股温热的狂流不由自主在地痉挛中狂泄而出,本就羞涩万般的她,只感觉到他温柔地用自己那条小小的在为自己擦拭,她那秀美清丽的俏脸,此时更是丽色娇晕、桃腮绯红,也分不清是交欢中后的余红还是娇羞无限的羞红。 羞郝难堪的静默中,一股更令人难忍难捺的空虚、酸痒随着她胴体痉挛的逐渐止息而又从那巨大的刚刚退出的深处花芯中传到她全身。范冰冰迷乱而不解地张开她那妩媚多情的大眼睛,似无奈、似哀怨地望着那正在奸蹂躏自己的男人。他抬头看见她那秋水般的动人美眸,正含情脉脉、欲说还羞...